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中雨橙的博客

静静地 在山中看云起云落 默默地 在雨中品秋来秋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  

2013-01-07 20:48:41|  分类: 散步长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
        西安未央大刘寨村两千两百一十五口人,代表着大汉王朝距今已有2215余年的历史了;大刘寨村占地四百二十二亩半,代表着大汉王朝422年的光辉历史。。。。。。天意有时候和人意还有上帝的安排在数字上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 大刘寨村,位于汉长安城未央宫左后方五百余米处,是大汉王朝在绿林军攻入汉长安城后,刘家一支不忘祖辈遗训,永守“大汉”皇脉,忍贫守困,甘愿守护祖宗龙脉,在此一住就是两千余年。该村正处于龙头塬龙头脖子之下,龙头就是未央宫土台。。。。。。(西安北郊有一条龙脉,龙头就是现在的未央宫遗址,龙身经大兴路,过红庙坡,龙的正身就是龙首村,龙尾在半坡。大汉王朝在《易》上讲究的是牵龙头;大唐王朝讲究的是骑龙背。大刘寨先民讲究的是护龙七寸——住在大刘寨,正在龙脖子正下方。)
      今天,走进大刘寨村,拍下正在消失的王朝子孙居住地两千年后的消失镜头。。。。。。
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永远的大刘寨,在2013年春天来临前的元月七日里,永远的消逝了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早知道,唉,外墙浪费了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空洞洞的宅院。。。。。。人刚刚走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走,进村拾“摄货”走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这门还能用,谁要拿去吧!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快点吧,别舍不得,人家那么高的楼都放展了,咱家。。。。。。虽说是今年才盖的。。。。。。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新装的铁门,拆了吧,还能换十块钱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刘大家不要了,咱一块拆了吧。。。。。换一个是一个。。。。。收破烂的也发拆家财,一个门才给五块钱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装修的起脚线刚刚定了个标准位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别了,大刘寨 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再见,大刘寨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再见,可爱的小院。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刘四刘五两家穷,现在,我们分得钱和村里有钱人是一样多。。。。。。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再见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拜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这是村南的谁家,真是当居民了,旧衣服也不要了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老刘家签过字了,铰线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防护网还能换二十元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刘二家不要了,咱一起卖,反正是要拆了,咱先自己拆。。。。。 
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两三个,再回村看最后一眼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一下,几十年的辛劳就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刘三家,还没盖完,是运气呢,还是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村东的小巷,在2013年的第一天,消失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一块砖,两毛四,新的要多钱?您就快付钱吧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拆迁办门口要拆的九个村的方位示意图。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拆迁办上班人开的车,冒烟处是村上千百年来的原村庙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       看到这没有主人的狗,却孤独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想起前年西安北效绕城高速路上的护狗车,当年高速挡车救狗,世界卫视转播,多少绿色组织不许人吃狗肉,只有面对此情此景,才知道狗:被吃了也比饿死在进不了的自家门口要幸福!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 
挺立的秀竹在瓷片花园内,诉说着昔日的清静回忆。。。。。。 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这么大的灯笼,不可能挂在居民楼的房门口了,租人家的房,也没地方放,就放在自家的门口吧。。。。。。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刚刚盖好的,还没入住 ,等 着住更好更新的吧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祖先的咸菜缸,在居民楼里,永远也用不上了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老冷家刚刚国庆给儿子结完婚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小刘家老欧洲的楼,中式的门,一切都 随挖掘机而去了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主人,开门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与冷村长聊村里的未来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主人开门,我要回家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这是我的家啊,我要回家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千年的回忆。。。。。。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搬家是免费的 。。。。。。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收破烂——收硬材——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
 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最后,再走一次我每天走过的街道 。。。。。。
大汉两千年的子孙——大刘寨村20130107消失 - 山中雨橙 - 山中雨橙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4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